• 關于學院

    “行過少年追尋的遠方”——邱壽豐教授專訪

    發布時間:2020-09-21

    綠皮火車的喧囂聲漸行漸近,候車少年的心中期待與迷惘交織。在那個相對落后的年代,作為一個貧困鄉村出來的大學生,閉塞的信息渠道讓他無法對未來有太明確的規劃。他所能想到的,只是報一個看起來體面又“來錢”的專業,畢業后再找一份不錯的工作,努力掙錢,從而改善家里的條件。

    三十年白駒過隙,那個略帶青澀與稚氣的少年已經成長為德高望重的教授,但仍舊保留了些少年心性。他袒露自己在接受采訪時有些緊張,可說到動情之處卻還是滔滔不絕;他早已經是德高望重的教授,卻還是樂于和學生做“忘年交”,只因在學生們身上看到了自己學生時代的一些影子?;蛟S,有些性格會隨著時光推移而慢慢改變,可有些秉性卻是印在靈魂深處,時時相伴。

    有趣的靈魂總是無價。

    與教學的初次邂逅

    邱壽豐教授時?;貞浧鹚痰牡谝惶谜n。

    2007年,他從同濟大學畢業,獲得了博士學位,同年3月,他成為了閩江學院的一位教師,在公共經濟學與金融學系任教。

    第一次以教師的身份來到課堂,他看著底下黑壓壓的一片學生,內心不自覺地有些緊張。但作為一名老師,只有自己表現得足夠沉穩、足夠自信,才能讓學生真正地信服自己。于是一節課下來,他都盡可能以最平靜的姿態和語調講述那些早已爛熟于心的內容,但他還是字斟句酌,生怕犯一點錯。他甚至擔心學生的提問,他害怕自己的回答不夠準確會誤導學生。

    他記得很清楚,當時正值陽春三月,空氣中還微微夾帶些涼意,但剛剛上完兩節課的他卻早已汗流浹背。下課鈴聲終于響起,他快步走出教室,迎面吹來涼爽的風。迎著風,他長呼了一口氣,只是上了短短一個半小時的課,對他而言,卻像是過了整整一個世紀。

    自此之后,他在一堂堂課中不斷地積累個人教學經驗,并常常翻閱各種資料作為參考,同時主動向學校的老教師請教教學經驗。2010年,作為商院第一批開設雙語教學的老師,他參加了教育部舉辦的雙語教學培訓班,2013-2014年,在美國東北大學訪學期間,他輾轉于各種學術論壇、公開課,觀摩國外教授講授《組織行為學》、《統計學》等課程。轉眼十多年過去,他早已不會為上課而緊張,對于學生的提問,他也總能從容不迫的應答。教學創新是他最為看重的,在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教學方法之后,他也漸漸尋到了最適合自己的一套辦法。他將這一切視作為一個老師的成長之路。正如同在我們的成長道路上,也會經常需要融入新的環境、適應新的生活,戰勝一個又一個的坎坷挫折,從懵懂到慢慢成熟。這些改變都需要時間來慢慢地沉淀,但真正讓我們成長的,從來都不是時間,而是自己的努力。

    熱愛可抵歲月漫長

    邱壽豐教授總是很享受科研工作。

    學生時代,他常常在六七點吃完早飯后,就迎著清晨的微光來到圖書館開始一天的學習。對于科研工作而言,在進入狀態之后,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的。有時,他寫著寫著文章,一抬頭才驚覺竟然已經傍晚時分了。日子就這么一天天過去,有的時候,他也會感覺到疲憊,但他的心中一直抱著一個信念:“那個就是我想做的”。當了教師之后,他不能再像之前一樣全心投入到科研上,但每有閑暇,他還是會仔細找尋前沿的文獻來認真閱讀,作為個人科研工作的理論基礎。2015年,他曾在SCI一區國際權威期刊《Renewable and Sustainable Energy Reviews》發表論文。2016年,他又發表4篇論文,其中1篇屬于權威期刊論文,2篇屬于核心期刊論文。

    對他而言,科研工作不僅帶給他物質生活上的回報,更重要的是精神層面上的富足。金錢來來去去如流水,可科研工作的成果和文獻卻永遠留在人類的數據庫中,成為他永恒的驕傲以及人類社會共同的財富。他也暢想過退休后的生活,或許就是做做科研,寫寫文章,再與他人合作為數據庫添磚加瓦,每每說到此處,他的臉上總有止不住的笑意。

    不變的堅持與熾熱的心

    科研工作和教學工作有不同之處,卻也有相通之處,科研工作的研發成果是為了給他人給社會帶來些便利,而教學工作則是為了將學生培養成才,本質上都是為他人服務,也就都需要個人的奉獻精神。

    邱壽豐教授覺得,作為一個教師,必須要有“精英意識“,就是認為自己是精英。但這種精英意識不是為了顯現自己多有成就,而是用來約束自己的行為。他覺得,教師就和醫生一樣,都是靠良心做事的工作。一份知識分子的工作,是很難通過外在的因素來逼迫完成的,因為教師工作很難被監督,不是專業人士也很難評價。這樣一份工作固然需要一定的金錢作為回報,但卻不能完全以金錢來衡量,更多要靠自己內心的事業心和社會責任感。所以,必須要自認為自己是精英才行,“念了那么多書如果還不想著為社會貢獻一點,那你期望這個社會誰來做貢獻呢?”

    他并不喜歡高談闊論,而更希望腳踏實地的工作,但他卻也有著他的一些堅持,比如他教學的初心,科研的恒心,為國家做些貢獻的赤心。作為一名教師,他希望能盡自己的努力把學生培養成一個個杰出的人才;作為一個科研人員,他希望能在這個他擅長的領域做他熱愛的事,并且要搞出點成果,造福需要的人;作為一個知識分子,他希望國家能延續最近這些年在科研發展事業上的強勁勢頭,能有朝一日真正趕上那些發達國家,同時他也希望自己的工作能為國家的發展盡一份力,哪怕只是很小一點點。

    他依舊喜歡和同學做著各種各樣的交流,哪怕同學在有些方面還有了解不太深刻的地方,但他仍然將這作為交流的一個重要平臺;他依舊熱忱于研究,總是四處翻閱資料,一如許多年前那個在圖書館奮戰到廢寢忘食的身影;當然,他也始終沒有忘記,三十年前,那個在候車室揣揣不安的青澀少年,綠皮火車的喧囂聲漸行漸遠,滿載著少年追尋的夢想,和百感交集的心。


    通訊 | 翁宏博 林熠朵

    責編 | 張佳妮

    指導老師 | 肖曉東


    大象彩票